患者故事

实现美梦 – 尽管接受着透析治疗

生活充满挑战,但不乏希望。我叫 Ramunė Budrikienė,我是一个女商人,也是一名战士。

 

六个孩子的母亲在透析时生出了家里最小的双胞胎 

作为六个孩子的母亲,这样是否很特别? 以我的情况来看可能特别,可能更不寻常。我叫 Melinda,作为一名透析患者的我刚生下一对双胞胎。

 

三十年透析 - 仍然在探索生命

移植并非我所愿,但依旧是我生命中的转折点。我叫是Wojciech Rosanowski,我决定尽自己最大力量去生活。